面对疫情,体育行业只要你是一只天鹅蛋如何化“危”为“机”?

这里是广告

  新华社北京2月18日电(记者公兵、林德韧)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中超、CBA、排超等三大球联赛推迟,原本在中国举办的女足、拳击奥运资格赛易地,第十四届全国冬运会延迟举办,北京冬奥会首场测试赛——国际雪联高山滑雪世界杯延庆站取消……

  疫情的影响不仅体现在赛事方面,而且对整个中国体育产业产生了冲击。积极应对、共克时艰,考验从业者的智慧和应变能力。

  冲击骤降

  中央财经大学体育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王裕雄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疫情对体育产业影响较大:一是健身房、线下体育培训等高频体育消费类企业停摆;二是疫情发生正值春节假期,这是体育旅游业的消费旺季,对体育旅游业影响非常大;三是很多出口导向型体育制造业企业无法按原计划开工导致不能履行合同或放弃订单,带来不小的损失。

  “更令人担心的是,考虑到体育产业是新兴产业,其中一些细分领域的产业特征决定了该领域存在大量新创企业、小微企业,这些企业的资金链非常紧张,而且融资能力非常弱。对这些企业来说,疫情的冲击不仅是营收、利润下降的问题,而是生死存亡的问题。”

  阿勒泰的将军山滑雪场是一家5S级滑雪场,受疫情影响,雪场在大年三十主动停业。

  将军山滑雪场负责人史志强感慨道:“这本是最该挣钱的时候。”疫情让他深感压力,“人员工资问题,包括今年入冬时,为了有更好的效益、滑雪者有更好的体验,我们买了不少设备,财务压力比较大。”

  “今年的雪季也就这样了。我们雪场能开到三月底,但即便那时疫情结束了,也顶多服务一下当地人。”

  同滑雪一样,疫情对普遍具有场景特征的体育项目影响显著,比如帆船。

  中国家庭帆船赛(惠州站)、全国帆板锦标赛等赛事延期或取消。作为帆船行业中坚力量的俱乐部也备受影响,天津天海风水上休闲运动俱乐部董事长翟启禄说,春节前在天津东疆湾筹备的冰雪嘉年华活动、在深圳金沙湾基地的四期冬令营活动和在三亚亚龙湾基地的帆船培训都已叫停。

  危中寻机

  危中寻机,先生存,再发展,成为体育产业界现实的选择。

  王裕雄给出的应对措施包括:充电学习,部分体育产业内的智力服务机构、教育培训机构为从业者提供了在线培训课程;拓展线上业务,如开展在线智能体育赛事;拓展“副业”。

  进行线上转型已成为许多体育企业的选择。篮球培训机构优肯体育创始人丁仁海把很多线下活动转到线上,给更多学员、青少年提供机会。

  中国帆船帆板运动协会则举协会之力帮从业者渡过难关,中帆协副秘书长傅丹青说:“一直以来,线下都是帆船发展主战场,这必然导致企业相对忽视线上内容。此次危机来袭,我们希望它们更多考虑拓宽线上业务的发展可能,加快自我变革脚步。”在此背景下,中帆协联合企鹅体育推出“非常航海课堂”,以线上帆船课的形式陪伴行业、青少年和帆船爱好者共度“非常时期”。

  中国围棋协会也有类似举措——举办“众志成城,抗击疫情”国家围棋队网络训练赛和全国网络业余围棋系列大赛。协会主席林建超说,根据围棋比赛环境封闭、对面手谈和时间较长的特点,疫情防控期间比赛活动的组织方式必须调整。

  开源节流、修炼内功也是很多从业者的选择。中帆协大众与青少年发展委员会主任、万航帆艇总经理李小桓采取了四项措施:一是降低成本,计划中的采购工作全部停止,跟业主谈判场地租金减免;二是修炼内功,让员工了解疫情的影响并达成共识,所有员工采用限时工作制,教练团队每周工作三天,薪水减半,管理层全职工作,降薪百分之七十,培训团队每周提供给教练沟通、管理、专业技能等方面的书目和资料;三是打磨产品,争取在疫情过后有更完美的呈现;四是保住客户,坚持做网上课程,从零基础到高级课程都有涵盖,同时为竞赛选手讲解竞赛案例、规则、技术动作、帆船的抗议和审理等。

  史志强则将在开展“副业”上下功夫。他认为,这个雪季的损失已无法避免,将做好下一雪季的宣传,同时做好夏天的“补充”项目,比如尽快建好旱雪场,搞音乐节、夜市,还会做山地自行车、热气球、卡丁车、徒步等项目。业务涵盖国际板块的翟启禄将把部分业务转移到泰国清迈。

  受到压抑的健身需求刺激了在线健身、健康领域的发展。黄晓明等明星在短视频平台挑战平板支撑“云健身”,高敏、徐莉佳等奥运冠军上传了专业锻炼视频……居家锻炼提升免疫力是战胜疫情的关键一环,这使得在线健身热度持续上升。而Keep等打通线上线下团课的互联网健身平台,依托抖音、快手等直播工具,将线下健身与直播进行有机结合,打造线上直播课程,开辟健身房线上战场。

这里是广告,联系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