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机与破局”:时尚不死王偌薇?!—— 新冠疫情与中国时尚业

这里是广告

  新冠风暴中的时尚服饰行业,品牌自救破局战役已经打响。这场战役事关生存,更决定了未来。
 
  “众人拾柴火焰高”,菲比学荟特别邀请了多位业内专业人士,国际品牌专家和知名管理学者,共同为服饰行业出谋划策:本期菲比学荟特邀东华大学纺织学院特聘教授顾庆良老师,以他几十年对全球市场的研究经验,为处于本次危机中的中国时尚行业从历史中探究今日的出路。同时,也为本专题“新机与破局"做出美好的总结。
 
  大危孕育着大机,时尚消费变革正席卷而至……祝福行业品牌拨开迷雾,稳步走向未来!

  —— 菲比学荟

“新机与破局”:时尚不死王偌薇?!—— 新冠疫情与中国时尚业

“新机与破局”:时尚不死王偌薇?!—— 新冠疫情与中国时尚业

  此次疫情爆发的规模扩展范围之大,疫情变化之跌宕、影响面之广,出乎想象。美国股市四度激发熔断机制,引发全球金融市场的大动荡——虽然股市动荡主因另有他说——但我们可以肯定:疫情成为在科学革命、产业波、金融周期等因素叠加的非平衡态中一个重要涨落因素,将决定全球社会与经济结构是否能从这种混沌(chaos)中走向新的格局、结构和秩序,从更深的层面这将决定时尚在分叉点的走向。

  对中国乃至全球服装业而言,此次疫情不仅直接打击上下游产业和全球市场,关联到所有企业的生存,而且将深远影响到未来全球产业网络(GPN)。

  20年前,多米尼克-古维烈(法)出了一本书,面对刚发生的金融危机(1998),互联网革命、虚拟经济泡沫、消费去物质化,反主流时尚、着装符号缺失、纺织全球产业重构、发达国家制造业的流失等诸多冲击,他对处于十字路口的时尚业发出诘问:“时尚不死?”(中国纺织出版社,2009中文版)

  在书中,多米尼克自问自答式的论述,深刻而睿智,富有洞察力。当时处在上升期的中国时尚界未必对“时尚不死”理解与警觉,而现在面对眼前更大的困境和挑战,必须思考与回答这个世纪之问。

“新机与破局”:时尚不死王偌薇?!—— 新冠疫情与中国时尚业

  处于贸易战、经济不景气、市场疲软、地域政治冲突等全球乱象和极大的不确定性,突发的全球性疫情,给世界乃至中国时尚的影响是全面,多维度和全方位的。

  ▼疫情近期对时尚业直接影响和应对与航空、旅游、餐饮、娱乐、影视业相比,服装业一样遭受重创,但作为生活必需、劳动密集型和就业支柱的民生行业,服装业受到破坏更深,短期的恢复难度更大也更复杂。

  国际贸易进出口受阻中国是纺织服装生产出口大国,占比三分之一以上,随着疫情全球扩展,并引发金融地震,国际贸易和出口订单下降已成定局,很多生产贸易企业已陷入困境。虽然中国纺织服装业有韧劲,世界产量和出口第一地位不会动摇,然而对个别企业而言,挑战前所未有。

  市场流通停摆旺季变“冻季”。春节原是时尚市场销售黄金季节,隔离和零售停摆,实体销售基本冰冻。这使得大部分时尚企业歉收,部分中小企业甚至绝收;现金断流,财务状况严重。

  企业停工,复产困难纺织服装是劳动密集型行业,作业面员工密度大,工人大部分来源异地,非常隔离措施使复产复工政策与措施无法同步,执行异常困难;另一方面若不能尽早适时复工,影响劳工收入,造成员工流失,也妨碍经济正常运行。产业链阻断,重启尚有时日纺织服装是长产业链,上下游产业启动条件时机不一,相互牵制,企业开工难,供应链协调可能更难,这使得服装业成为复工率低,正常化慢的行业。

  经济系统性的互相制约复杂性疫情爆发隔离是不得已的有效手段,但经济停摆,引发一系列的反应:生产制造、流通中断,工人非正常失业,收入下降,给脱贫解困任务带来额外压力,财政与金融波动,企业运营资金链难以为继,产业复工运转,与上述因素又互为羁绊,因此,行业尽快复苏,除了企业的有效应对,还需要其他行业的协同和政府的非常规政策。

  面对疫情的直接冲击和破坏,中国纺织服装已经显示出极大抗压能力,积极应对,当前主要争取时间和力量完成现有订单,尽可能按时交货,减少损失,维护客户,发挥“双化”的基础优势,加快推广智能制造、物联网、大数据、工业云等,减少用工,以电商平台和线上线下结合,拉动需求,以减少对实体物流、配送、零售渠道的依赖。

这里是广告,联系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