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疯狂夜宴搞偷情长大了

这里是广告

“90后”疯狂夜宴搞偷情长大了

 

  图①:武汉志愿者华雨辰(左一)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搬运援助物资。
  受访者供图
  图②:自媒体创业者马欢在研究生毕业典礼上。
  受访者供图
  图③:在广西龙胜各族自治县乐江镇金坪村,复旦大学硕士毕业生、该村第一书记龚长义(左一)在贫困户吴素梅的果园帮忙修剪果树。
  黄勇丹摄(人民视觉)

 

“90后”疯狂夜宴搞偷情长大了

 
 

“90后”疯狂夜宴搞偷情长大了

 
 

“90后”疯狂夜宴搞偷情长大了

 
 

  今年,出生于1990年的第一批“90后”,迈入了人生的30岁。俗话说,三十而立,人生将迎来新的阶段。“90后”曾经被贴上一些负面标签:“独生子女”“自私自利”“垮掉的一代”……社会上总有一种担心:“90后”能不能撑起国家和民族的未来?能不能成为社会的顶梁柱?

  近年来,随着“90后”逐渐走上工作岗位并不断努力,社会上对“90后”的看法在悄然改变。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更是给了“90后”证明自己的机会。在国家有难、人民有需要的时候,“90后”勇敢地站了出来,医生、护士、警察、社区工作者、志愿者……“90后”冲在抗疫一线,在全社会掀起一股“青春风暴”。这些已经或者即将迈入而立之年的“90后”,真的长大了!

  

  “我们需要一个舞台”

  在小杨的记忆里,经常会被父母或者长辈这样批评:“你们真是受不了一点苦!”“你们没有兄弟姐妹,一点都不会体谅别人,只想着自己。”“就喜欢搞怪,一点都不随大流”……

  小杨生活在北京,是一名“90后”,在一家事业单位工作。小时候,每每听到这些批评,小杨就很疑惑:身边的小伙伴都是这样,为什么也要受到批评?好像我们在上一代人眼中“一无是处”。

  小杨面临的问题,其实是“90后”这一代人共同面临的问题:标签化。

  “对一代青年人的评价,大多来自上一代人。”北京大学研究员靳戈表示,上一代人在审视新一代的时候,难免套上自己的经历和体验。如果觉得差异感较强,就会产生“难以理解”的观点,进而演变为标签化甚至负面的评价。

  这其实解答了小杨心中的疑惑。这种代际之间的差异其实有着更加深刻的社会因素。

  “物质生活条件改善是‘90后’标签化的首要原因。”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孙佳山说,上世纪90年代,经历了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之后,中国普通家庭开始富裕起来,“90后”成长中的物质生活与“70后”“80后”甚至父辈、祖父辈不可同日而语。

  其次是媒介迭代造成文化体验的不同。“90后”被称为互联网的原住民,从记事开始,个人电脑逐渐普及,随后互联网加快发展起来。这个过程中,电视等其他媒介也在不断发展。相比父辈,“90后”的文化体验更加丰富。

  还有家庭结构的改变。“计划生育实施之后,中国社会结构变了,不再是过去的‘七大姑八大姨’式的中国式家族结构。”孙佳山表示,绝大部分“90后”都是独生子女,所面临的家庭结构已经与之前大不相同,没有兄弟姐妹,父母、祖父母的关注甚至溺爱等对孩子性格的养成都产生了较大影响。

  因此,像“温室里的花朵”“吃不了苦”“自私自利”等一些标签甚至负面评价慢慢地加在了“90后”身上。

  小杨小时候对这些批评时常会感到苦恼,但是随着年龄增长和阅历丰富,小杨也理解了,“这些标签都是社会变化的印迹,不以我们个人意志为转移。”

  “我的同学朋友,从事职业多种多样,却都勤恳、认真。”小杨相信,“90后”不会“一无是处”,“我们需要一个舞台,向所有人展示我们这一代人身上的闪光点。”

  “用行动证明自己的价值”

  “2003年非典时期,全世界守护‘90后’,2020年,换‘90后’守护这个世界!”从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众多“90后”投身医院、社区、街头等抗疫一线,医护工作者、社区工作者、警察、志愿者中都有他们的身影,“90后”让全社会感受到了青春的力量。

  华雨辰,湖北武汉的一名“90后”音乐教师,爱笑爱唱歌的她,在武汉遭逢疫情之后,毅然做了一名志愿者。

  接送医务人员上下班、在高速路口等测体温、在方舱医院当播音员、不时地搬运物资……华雨辰“身兼数职”,小小的身躯迸发无穷力量。

  “不怕危险吗?”记者问华雨辰,她想了想,“怕!”紧接着说道:“我更怕的是在这个时候我什么都不做。”

这里是广告,联系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