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博物馆如驱动器过压处理何走出深闺

这里是广告

  原标题:高校博物馆如何走出深闺

  今年以来,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的阿富汗珍宝展、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的“太虚之境”视觉艺术体验展等,让高校博物馆一度成为网红和新“打卡胜地”。和家人朋友一同去现场拍张照、发朋友圈,成为很多“文艺青年”的假期选择。

  然而记者注意到,除少数知名高校博物馆和一些人气较足的地方性博物馆外,“养在深闺人未识”还是不少高校博物馆的现状,虽然这些博物馆展品的专业性并不逊色。“酒香”如何不再怕“巷子深”——高校博物馆应如何摆脱目前少人问津的局面,更好地走向公众,彰显其所在高校文化的独特魅力?日前,记者为此进行了探访。

  “小而精”,高校博物馆各具特色

  赫哲族的鱼皮衣,苗族的银饰,满族的旗袍……在中央民族大学校园西南角一座外观并不起眼的楼里,我国56个民族的“盛装”齐聚一堂,等待着观众的检视。

  “简单,但概括性很强,这就是我们展陈的优势。通过展示民族服装,会给观众一种视觉体验,对各民族可以产生更为直观的印象。”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博物馆馆长张铭心介绍,“这个民族服饰展虽然空间比较狭窄,但将56个民族的服饰呈现在一个展厅里,可能是全国唯一的,我想这就是这个博物馆存在的最大价值。除了常设展,我们也曾经设计过不少专题展,如民族头饰展、乐器展等,希望通过变换展示内容吸引观众。”

  与民大博物馆的民族服饰展类似,“小而精”是不少高校博物馆的特色。

  何首乌、胖大海长啥样?山楂的药用属性如何?可以来中医药博物馆找答案。一进北京中医药大学的中医药博物馆,俨然进入了一间标本室,“中药综合展厅”和“中国医学史展厅”既让观众全面、直观地了解牛黄、龙涎香等平时常常听到却难得见实物的中药原料的药用价值,又对我国中医发展史做了基本科普。“记得中学历史课本就讲《伤寒杂病论》《本草纲目》《千金方》,今天终于在这里看到这些书了。”展厅里的一位观众这样表示。

  不沾一滴水可以拍“水下”照片、不用登高就能在民国风情墙上“摆出”各种“pose”——央美美术馆打造的“太虚之境”用20件大型互动装置作品带给观众全方位、参与式的艺术体验,颠覆了隔着玻璃看展品的距离感。“我们全年开放的时间达到300天以上,还会组织开展300到400场活动,平均每天都有1场以上活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公共教育部主任任蕊表示。

  背靠高校资源,是这些深藏学府的“秘境”特色独具的一大基础。“高校博物馆的展出很多是和学科相关的,会有一些学科提供支持,所以相对来说没有那么庞杂,是聚焦于学科方向、与学科发展相辅相成的,这也决定了博物馆的侧重。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是我们合作的主体,所以清华艺博的展陈和视觉艺术关系很密切,展品里超过60%与视觉艺术有关。而其他艺术博物馆可能有的侧重于科普,有的侧重于技术发展史、侧重于考古、侧重于人类学,还有的可能侧重于文献和典籍,所以有一定的专业性和稳定性。”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副馆长苏丹分析。

  影响有限,提升“存在感”仍需时日

  但是,缺乏足够的“曝光率”和公众认知度,作为科研平台的存在感偏低,仍然成为不少高校博物馆发展的制约因素。

  据张铭心介绍,高校博物馆主要接待校内各学院的学生参观,如配合课堂教学需要、进行新生入学教育等,还有周边的中小学学生,“剩下就是一些慕名而来的散客,参观民大校园时来看。此外就是校友回访,老校友回来了,这里也成为寄托母校回忆的地方”。

  “我们的博物馆毕竟在校园内,对社会还是有一定的‘隔绝感’,确实存在游客‘进不来’也‘找不到’的问题,不在街边显眼的位置,必须是有目标地前往才能找到。而且一些高校博物馆也存在管理不专业的问题,近几年,虽然通过藏品整理、展厅设计,已经逐渐让博物馆‘活’起来了,但在社会上的影响仍然有限。”张铭心说。

  除了供大众参观教育的职能发挥有限之外,在学术研究方面,高校博物馆的存在感也普遍偏低,有的仅仅成为“标本室”或“科普区”。“博物馆确实应该为学术研究提供支撑,但现实中又很难让学校教师真正深入走进博物馆。很多老师在民族地区田野调查带回的材料丰富了我们的展陈,但多是保存,缺乏后续研究。我也想让学校的科研把博物馆充分利用起来,但受制于文献研究偏多而实物偏少,以及藏品管理权限等因素,没有足够能力进行立项。”张铭心表示。

这里是广告,联系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