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起一张温暖龙樱h吧的心理防疫网

这里是广告

2020020777759.png

2月5日,浙江省台州市仙居县红十字心理救援队志愿者正在通过网络与求助人员进行线上心理咨询和疏导。王华斌摄/光明图片

过去的十几天,你有过焦虑、恐慌、猜疑甚至愤怒、悲伤的消极情绪吗?中国社会科学院有调查显示,九成以上的民众非常关注本次新冠肺炎疫情,有40%的人每天花在刷微信、刷各种疫情信息上的时间达到3小时以上。过度关注疫情信息,让部分普通民众遭受“替代性心理创伤”,从而产生焦虑、恐惧、身体不适等多种症状。

“在注重身体防护的同时,应适当采取措施调适心态,减轻负面情绪带来的负担。”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心理咨询与心理治疗门诊部主任仇剑崟认为,人文关怀在此刻显得尤为重要。

国家卫健委于1月26日适时下发《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紧急心理危机干预指导原则》,将心理危机干预纳入疫情防控整体部署,针对不同人群实施分类干预。心理医生深入一线为医护人员和确诊患者进行面对面心理疏导,全国各城市和高校开通心理援助热线,爱让人们心相连。合力战“心”疫,大家有了共渡难关的信心和勇气。

开通援助热线,做好干预疏导和科普推广

这些天,江苏省苏州市广济医院心理健康服务中心主任吴正言十分忙碌,因为苏州市卫健委主导开通的心理援助热线委托该中心负责。“刚刚完成的一例心理咨询案例,是一位市民因为买不到口罩产生了猜疑和愤怒情绪。”吴正言告诉记者,在对这位市民的不满、委屈表达理解,并把哪些药店在什么时间定点投放多少口罩的信息提供给他后,这位市民的情绪逐渐平复。

“如果长期得不到宣泄,民众的负面情绪不断积压,就有可能会产生失控性爆发局面。”吴正言说,因此,心理咨询热线不仅起到了心理疏导作用,也实现了一部分情绪宣泄和社会维稳的作用。

面对疫情,全国很多城市开通了心理援助热线。1月29日,安徽省淮北市成立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人群援助志愿者团队,开设了电话和网络咨询服务项目。合肥市第四人民医院中级心理治疗师、合肥市抗疫心理援助热线副队长郑诚告诉记者,“从1月28日起,前来咨询的人员呈逐步增高趋势,到1月31日达到峰值。”

针对疫情可能引发的心理创伤,各省市教育厅及高校也在行动。1月31日,江苏省教育厅依托南京医科大学开通新冠肺炎疫情心理支持热线,咨询采用“1+1”模式,即每次咨询都有一位心理专家和一位医学专家;同时,全省已有60余所高校面向本校师生开通心理支持热线或网络辅导服务。

“我们有200多人的专业队伍随时提供心理危机干预,目前应对疫情发展力量是够用的。”贵州师范大学心理学院院长潘运对记者说,“作为西部省区,心理健康意识相对薄弱,在这个时候更需要我们做好干预疏导和科普工作。”潘运告诉记者,他们目前正在集中进行两项工作,首先是在省教育厅主导下建立起覆盖全省教育系统、针对疫情的心理危机干预协作机制,另一项工作是在省卫健委的指导下,会同全省100多位各行业的心理专家编写一套操作性强的工作手册,举一反三指导大家通过防疫抗疫提高应对突发心理危机的能力。

重点人群特别关注,面对面“把脉问诊”及时介入

“今天怎么样,还摔盘子吗?”1月29日上午11点,无锡市惠山区钱桥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精神科医生吴慧,“全副武装”地出现在钱桥街道新冠肺炎防控集中医学观察点的529房间。目前,65名湖北来锡人员陆续被接到这里进行集中医学观察。吴慧24小时驻扎在这里,针对有情绪波动的人员进行面对面心理疏导。

仇剑崟表示,在灾害或者疫情的救援当中,对不同人群的心理救援非常有必要。受疫情影响程度不同,可分为不同的目标人群。受影响最严重的是医护人员,较为严重的是确诊患者,他们是心理干预的首要目标人群。其次,被隔离的疑似患者或者患者家属,他们的心理问题也需要得到重视。

1月26日,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的心境障碍诊疗专家、临床研究中心办公室主任陈俊走进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的应急病房,这里收治了全市大多数新冠肺炎的确诊病人。作为上海首位入驻这里的精神科专家,陈俊的主要任务就是为隔离病房的确诊患者、医务人员开展心理疏导,他将在这里待上两周。上海也由此成为全国最早向隔离病房派驻精神科医生的城市。

这里是广告,联系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