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裁员、架构调整,蜻蜓fm把王思聪惹怒了马蜂窝上市路上还有几道

这里是广告

燃财经(ID:rancaijing)原创

作者 | 苏琦

编辑 | 魏佳

不久前,马蜂窝因为比例高达40%的裁员传言,成了脉脉上最热闹的公司。这并不是马蜂窝第一次被曝出裁员消息,2019年4月,马蜂窝已经有过一次占比10%的人员优化。

此前,马蜂窝一直话题不断,酒店预订乌龙事件、数据造假、世界杯洗脑广告等风波接连出现。尽管如此,马蜂窝依旧在2019年5月获得了腾讯领投的2.5亿美元融资,并喊出了未来一至两年IPO的口号。

离职员工对燃财经表示,此次裁员,内容中心和交易中心都是“重灾区”,而4月的那次优化,把马蜂窝的灵魂部门包括攻略部门、目的地部门裁掉,让大家既心痛又心凉。

对于这种“伤筋动骨”的举动,投资人表示,无论是公司发展还是投资人的要求,上市都已迫在眉睫,马蜂窝必须得拿出明确的盈利模式,但商业化投入太大,投入产出率不行,只能收缩团队。

这家以旅游攻略起家的“小而美”社区,和众多“从内容到交易”的情怀社区如知乎、小红书、豆瓣一样,在商业化和老情怀的纠结中,无法潇洒地向前奔跑。它们面临着共同的问题——用户在这里种草、看攻略,但并不一定要在这里下单。

改变,意味着可能就会得罪忠诚的老用户;不改变,这意味着落后。当然,马蜂窝如今又面临着一个新难题,在资本的裹挟下跑得太快,怕摔,怎么办?

随着在线旅游行业红利逐渐消退,加上旅游消费“低频、不稳定”等特点,在整个行业的利润都非常有限的情况下,马蜂窝的活跃用户在携程系和飞猪系的挤压之中依旧保有着一定的市场地位。

但据《2019中国在线旅游市场年度综合分析》显示,携程的市场份额占比36.6%,去哪儿市场份额为16.5%,飞猪旅行市场份额14.3%,同程艺龙市场份额5.3%,途牛和美团点评的市场份额持平为3.4%,马蜂窝只能望其项背。

在奔向IPO的路上,马蜂窝似乎还需要更多的成绩来证明自己。

伤筋动骨的马蜂窝

2019年,是马蜂窝伤筋动骨的一年。

在不少员工的共同回忆中,马蜂窝的工作气氛非常活泼、友好和前卫,自由得甚至有些懒散。但在2018年年会时,CEO陈罡提出2019年公司要转入战斗状态,公司也开始宣扬狼性文化和加班文化。

2019年伊始,马蜂窝将之前零散的业务部门整合成四大业务中心:内容中心(游记、攻略以及笔记)、交易中心(电商、门票、机酒以及大交通)、数据中心、用户增长中心,并形成以数据驱动为核心,“内容+交易”的双结构战略。

架构的调整必然伴随着人事的变动,从上述战略看,内容中心和交易中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有离职员工告诉燃财经称,这两大部门,不论是裁员还是离职,都属于重灾区。

据离职员工赵平称,2019年公司新招了一个HRBP(人力资源业务伙伴),4月的那次优化,把马蜂窝的一些灵魂部门包括整个攻略部门、目的地部门裁掉,一同裁掉的还有很多工作七八年的老员工。

“整个气氛就不对了。攻略部门的同学一般是在人工产出优质攻略,他们的产能或许不是很高,但确实是马蜂窝起家的灵魂,他们贡献的内容也会留住很多粉丝。很多用户都在反馈,说蚂蜂窝现在的内容更新非常慢,不爱用了。他们被裁,大家既心痛又心凉。”赵平说。

部门重组之后,赵平所在的团队就被打散了,像他们这样的团队还有很多。赵平称,不仅如此,很多人手里原有的项目都被暂停了,因为临时换了leader,需要一直不停返工,当时他做的东西半年没有上线,只能选择离开。

“马蜂窝的工作环境可以算是北京公司里面的4星,公司之前很注重员工之间的和谐,每年会有一次不同主题的部门年终拍照,现在回头看,一起拍照的人肉眼可见的变少,心里非常难过。”离职后,赵平仍然表达出对马蜂窝的不舍。

一同离开的,还有那位HRBP。马蜂窝本来是一家小而美的公司,但在2018年扩招约800人,2019年随即就面临了两次优化。大改大裁,十分伤元气。

图 / Pexels

另一位离职员工肖雅称,整个2019年的2月到6月,马蜂窝都在招P8以上级别的人。“之前交易部门的leader调到了内容中心,后来负责数据部门的leader,之前是负责内容的。宋亚君(脉脉显示为马蜂窝副总裁,负责马蜂窝App平台和内容相关业务线)之前是交易中心的负责人,后来平移到了内容中心。”她称。

这里是广告,联系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