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健康宝诞生记—墙壁上出现了这个东西千万别弄破了—专访中科大脑CEO李浩浩

这里是广告

经济观察报 记者 田进 经常性的48小时连轴转、110天、70余名团队成员。

回想起北京健康宝的开发过程,李浩浩说这是他印象最深刻的三组数字。

从大年初一(1月25日)开始,作为中关村科学城城市大脑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浩浩便带领他的团队开始了系列防疫科技产品的开发运营,他也因此荣获了全国抗疫先进个人。

过程并非一蹴而就。

李浩浩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系列防疫科技产品研发期间,经历了技术、人员缺乏等难题。最开始阶段,一位没带电脑返回农村过年的技术人员,甚至被迫跑到村里的小卖部借电脑,在小卖部待了三天把一项非常重要的功能开发完后,才收拾东西再赶回北京。”

9月17日,经济观察报专访了李浩浩,他回忆了健康宝诞生过程的故事与细节,回应了外界对于企业是否掌控以及商用个人隐私数据等质疑并谈到未来健康宝的发展方向。

经济观察报:从1月25日最初接到任务到3月1日健康宝的推出,公司防疫产品的研发经历了怎样的历程?

李浩浩:从时间线来看,主要可分为三个阶段。

1月25日,我们接到政府任务时并不是直接做健康宝,而是主要解决北京多家规模以上企业的疫情防控问题,即解决企业员工个人健康状况实时掌握的问题。正月初三,任务要求发生改变,当时北京市已经组织起全市的疫情调度管理组织体系(分为社区、街道、区、市4级),此时,需要社区居住人员信息的上下打通,所以我们紧急开发了疫情报送系统。

通过疫情报送系统,居民在社区填写的纸质版信息,能转换成电子数据并实施共享到疫情防控部门,此时便能精确筛选出需要重点关注的人员。筛查完之后,还能将重点关注人员的信息逐层下发最终让社区掌握,各个社区掌握相关的情况后,也就能跟重点关注人群见面访谈以了解更具体的信息。

当然,疫情报送系统相当于一套管理系统,主要是面向于政府部门,老百姓看不到。

在第二阶段,我们就开始研发跟老百姓相关的移动端。

2月10号,北京大部分单位开始复工复产,此时大量人员开始从外地返京。刚开始铁路部门、民航部门大多是让乘客填写纸质的表格,部分航空公司可能反应快,让乘客用自己的APP签。但两者都面临数据共享打通以及效率低下的难题,导致后期个人信息筛查没有数据支撑。

为此,我们开发了京心相助,让返京人群可以提前将个人数据添加到京心相助上,这样填写的信息就自动进入前期开发的系统里(疫情报送系统),从而打通市、区、街道、小区4级的信息传递,个人抵达社区之后也就不用再填写基本信息了。

依托京心相助,从疾控的角度对所有返回北京的人员情况有了一个全面的掌握,为流行病学筛查提供数据支撑。

京心相互的产生过程也经历了类似的过程。

人群大量返京主要是为了复工复产。此时商超等都没开门,人基本是办公室、家里两端跑。在家一端能依托社区的群防群治;路上交通部门可通过要求戴口罩等措施来管控;但到了办公地点尤其是写字楼如何管控?为此,我们协助市委市政府开发了京心相互,面向全市所有的写字楼。个人信息即使在社区没有被掌握,在办公楼一端也肯定能被掌握。

在第三阶段,此时复工复产已到一定阶段,社会上餐饮企业等开始恢复营业,老百姓去的地方更多,此时个人便需要一个健康证明出示给不特定的地方,相当于个人健康信用。健康宝应运而生。通过健康宝,北京人员出差返京以及外地来京人员的短时停留等信息都能管理起来。

技术上,健康宝研发用的是互联网比较成熟的技术,只是应用场景比较特殊。主要的难点在于后台需要支撑大量的数据,并通过对个人信息数据的分析,最终在移动终端呈现出三种颜色的码。

同时,我们还面临大流量的同时访问。北京市的健康宝用户数可能在3000万以上,尤其在早上9点时,上千万用户迸发使用。但健康宝又不能出现延迟等问题,它的场景很关键。比如老人可能马上要进社区,上班族马上要进园区打卡,如果延迟半个小时怎么办?截至目前,健康宝实际上只出过三次问题。

经济观察报:健康宝经历多次版本更新,更新的依旧是什么?

李浩浩:健康宝经历了三次大的版本更题,小的版本更替次数则不计其数,刚开始几乎每天都有更新。版本更新的过程都是倒逼的,有市里主导性的更新,也包括新数据的纳入、用户的反馈。

这里是广告,联系QQ